网络博彩公司app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专升本辅导 > 大学语文辅导 > > > 正文

文学诠释的乐趣——致曾经和现在的语文课

2019-07-11 17:14未知

  今年春假的时候,特别回国宣传了小长篇《不吃鸡蛋的人》,然而,对夏天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新书《文学经典怎么读》,我似乎没为它做过什么,仅仅发了条微博,外加一两条朋友圈,仿佛它是养子,《鸡蛋》才是亲生儿子。但事实上,

  这是我之前五六年在IB学校教书的讲稿,或许我在很多场合都谈过“IB中文”这个话题,确实,传统语文课哺育下的我,感慨IB中文在很多方面真的打开了学生的视野,激发了学生自由探索文本的兴趣。

  我在序言里提到最初去世外参加笔试的经历——我也没预想到,自己会爱上了那些试题。比如,给我一大串作家的名字,让我谈谈读他们的感受:福克纳,卡尔维诺,马尔克斯,余华,莫言,王安忆等等,而且要求我不能给出辞典性质的简介,而是我的个人见解。

  这也让我窥见后来IB教学里不同反响的地方,没有标准答案,我们鼓励学生得出他对文本的主观感受,但同时要求他回到文本寻找依据,我们不要求他和所谓“正确答案”想到一块儿去,而是希望他用他的逻辑推理来“改变”我们的固有观念。

  或也因为如此,在国际高中教育界有个共识,IB教育和大学的衔接最好,也是对中学生思维品质的最佳训练。当然,我喜欢IB的原因还在于,生活中没有正确答案,甚至没有答案,你要做的是让别人欣赏你的看法。

  在这本书里,我几乎就是用平时讲课的大白话把一些经典的文学作品进行重新的解读,所谓“新”,有一些确实是“出新”,比如我确实认为《史记·刺客列传》里,你从前往后读,会看到刺客和主公关系的变异,书中有更详细的分析,这里简单举例,第一篇是曹沫的故事,司马迁写得很简单,文本中几乎没有留下“疑惑”,刺客曹沫,被劫持的齐桓公,齐桓公身边的谋臣管仲,还有曹沫的主公鲁庄公,都已诺必诚,相互尊重(齐桓公有过反悔的念头,幸有管仲辅弼),这种古风令人动容。

  拿我们最熟悉的《荆轲刺秦王》,也是《刺客列传》的最后一篇来比较(这种比较应当如书中所做的,依次进行,才能看清递归的关系),司马迁的笔墨留下很多“玄机”,燕太子丹的刺杀动机,刺杀过程中牵连的生命,荆轲迟迟不愿启程,再到燕太子丹的催促,还有秦王逃命时的狼狈等等,你都可以看到,古风似乎在式微。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很多人在读《史记》常常喜欢引所谓“正统史观”来质疑类似的解读,他们会说燕太子丹刺杀秦国是最后一搏,因为知道秦国定将吞没燕国。然而,文学的微妙之处就在于主观,司马迁本来就是私人修史(虽然他的家族承应着太史公这一官职),用现代的话说,他写的是“非虚构”,文学关注的是文本,也就是他讲故事的方式,也是他特定的讲故事的方式让这个故事具有了不一样的意味。

  如果你把你的“正统史观”(也可能成为某种偏见,和所有标准答案一样)放一边,仔细去推敲燕太子丹和他的老师鞠武的对话,你就会看到这种“玄机”,是这样的“玄机”,暗含了司马迁对历史的看法,也是这些主观看法,让《史记》和后面的正史区分开来,别具反响。

  我说不少诠释存在我的“新解”,但这本书的目的不在于提供“新解”,而在于提供诠释的过程,阅读的过程,希望我能把我阅读和诠释时的乐趣分享给你,希望这本书也可以抛砖引玉,让你可以具备多种看待文本的视角——我个人会觉得,aflexible mind是让人生充满无限可能的重要基础,而这种“变通”(flexibility)是可以在中学阶段训练的。

  以下这个诠释我也放在书的序言里,关于我们最熟悉不过的《青蛙王子》,在我们通晓的版本里,是公主亲吻了青蛙,青蛙才变王子,如此,孩子可以得到一个简单的“道理”:爱的力量可以破除魔咒。然而,在原本收录在《格林童话》的版本(注:不是所谓的“黑童话”时期,而是格林兄弟整理后的版本)中,公主得到青蛙的帮助后反悔,很嫌恶青蛙,一直是青蛙威胁着“我要告诉你的父王”,公主才容忍他一同上餐桌吃饭,进她的房间,最后,到青蛙以同样的威胁要求睡到公主的床上时,公主忍无可忍,把青蛙重重甩到墙上,青蛙掉落,这才成了王子。

  所以,在这个文本里,不是爱破除了魔咒,从表面看来,是“暴力”,那面对这样的文本,要如何“讲通”?

  还是回到文本找依据,开头就写公主已经到了“准成年”的年龄,却还在玩金球,青蛙也是来帮她捡回滚落的金球的,后来又有她一直听命于父亲。把青蛙甩到墙上是她第一次面对父亲说不,发出自己的独立声音。

  再看青蛙的三个要求,一起吃饭,共居一室,睡到她的床上,这是一个类似“结婚”的过程,如果这样连起来看,这是公主的“成长”,从父亲这边独立出来,进入婚姻(成人)的过程。

  当然,说到这里,或许你有这样的疑问,我会不会在破除一个标准答案的同时,在给出另一个。不是的,如果你能在文本中找到前后一贯的理据,给出完全相反的解读,那么你的解读也是成立的。我最终解读出了什么其实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这个过程。在书中,我也收录了针对一个文本的截然相反的两种解读,《霍乱时期的爱情》,两种解读同样有道理,你看你读出哪一个,或者两个都不是?

  在美国和同学聊起著名的华裔作家Maxine Hong Kingston,她在《女勇士》里,把“岳母刺字”的情节搬到了一个基于花木兰的当代人物的梦境里,结果被一位华裔批评家斥责为“亵渎”经典。如果身在国内,或许我会在某种程度上赞同那位批评家,但现在的我更认为: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就是因为它们能够不断和当代人,当代语境产生共鸣,并且,作为写作者,我会觉得经典应当是山泉,只有不断流动,只有我们能从中不断汲取营养,经典才能保持清澈,也保有生机。

  我是前段日子才看的《神探夏洛克》(Sherlock),和很多人一样,我被迷住了,尤其是前两集,好几集我在短时间内看了五六遍(作为画画的背景音)。我看过部分柯南道尔的原著,所以我知道这个改编有多么惊艳!然而,这个改编的前提必须是,至少英国人能达成这样的共识,他们可以对柯南道尔的“经典”动刀,可以把福尔摩斯变成一个得罪周围所有人的反社会人格,可以把网络和种种当代元素运用进来,也因此我们这一代人才能有我们这代人的福尔摩斯。

  我很希望,我们也能在敬畏我们的经典的同时,探索类似的大胆的改编——不止是在小众的艺术圈里,更是在大众的娱乐市场中。

  说了这么多,当然不过是希望这本书能多卖一些(即便我对它没有像对《不吃鸡蛋的人》那样做了这么多事),但是我对内容是自信的,也是骄傲的,如果你看了喜欢,很希望你推荐给别人。

  PS,我很尊重豆瓣,但看到豆瓣上有人批评这本书缺少理论的指引,或在比较文学的学界次于某某,我只想说,自英国退学之后,我一直不满于象牙塔之内自娱自乐的学术和理论(这不是乱箭,很多学界之内的老师都做着沟通学界与外界的努力,所以这种批评更多不是针对身份,而是针对行为,或者说不是批评,是自省),这本书在我的可能范围之内尽量做到通俗,这是曾经当过中学老师的我对自己的最基本的要求——文学和学术的入门都不难,想方设法抬高门槛的人往往只是用这种高门槛武装自己的空洞。当然,这本书,首先是写给青少年的,还有和我一样喜欢文学但没有在中学语文课上收获足够乐趣的朋友。

  最后,非常非常感谢人民大学出版社,感谢费小琳老师,孙莹老师,和邹艳霞老师,尤其是邹老师,付出了非常多的心力。感谢叶开老师,王宏图老师,张定浩老师和香港的苏媛考官阅读并推荐这本小书。感谢过去,现在,未来的所有读者。